秦玖妍

源于生活,高于生活
pb/车均在Q群585350846

一个小通知

哈喽,艾薇巴蒂!

明天我就开学啦 

我的高中生涯即将进入下一个二分之一

我高中的课程也快结束了,大概最晚五一左右就会进入一轮复习啦

所以 开学之后我也要被收手机了,更新这件事只能放到周末啦

联文除外 所有的联文我会找时间写好提前定时发送

我当然没有忘我还有1.21的联文没有补 我努力下个周六发出来吧

爱你们吖~

【博君一肖】别来无恙 Chapter 10

Chapter  10


肖战低着头没有说话,因为他的一时冲动让他们两个人错过了这么多年,因为他的一时冲动导致琑琑一出生就没有爸爸。


“可是我查出来怀孕的时候给你打电话打不通。”


王一博无奈的叹了口气,“唉,你一气之下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我满世界的去找你,结果手机被人偷了。因为那手机里有我们的合照,我费了好大劲还花了钱呢才找回来,那时候我再给你打过去就变成空号了。”


肖战鼓了鼓腮帮子,又是他错了……两个人站在那里都没有说话,肖战像小孩一样扣着手指,过了大概十分钟才问:“那……我做了这么多错事,你一定也不想要我了吧。”


肖战现在不是怕王一博想不想和他在一起了,他做错了这么大的事情王一博不要他好像也没什么问题,他现在最怕的就是王一博要孩子。对他来说,琑琑现在就是他的世界。


王一博伸手握住肖战的胳膊,将人往自己怀里一拽,一只手搂住肖战的腰,另一只手去摩挲肖战的脸。肖战低着头不敢看王一博,就连眼神都在不停的躲闪,似乎王一博是那个被他这只小兔惹毛的大狮子,下一秒就要把他吃掉了。


王一博两只手捧住肖战的脸,心疼给他擦了擦眼泪,拇指轻轻抚过肖战好看的唇瓣,随后将自己的唇贴了上去。


一开始肖战是惊讶的,他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王一博好像不满意他的分神,吻着肖战的动作又重了一些,甚至还用舌头撬开了肖战的牙关。


肖战也搂住了王一博,将一开始的不可思议换成享受,尽情的和王一博拥吻着。良久,王一博放开了肖战,他望着那个被吻得发红的唇瓣不禁勾唇笑了笑,“你听着,这是惩罚你的,这长嘴巴是用来问真相的,不是用来说分手的。再有下次……”王一博突然凑到肖战耳边,“看我不把嘴给你啃烂了!”


“那你还要我呗……”


王一博弹了一下肖战的脑壳,“这么多年还是傻乎乎的,我不要你给你穿羽绒服?我不要你大冷天我和你在这儿说这么多?”


两个人正说着,肖战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来电显示是顾魏,肖战刚一接通就从听筒里传来一个可爱的声音:“爹地,你去哪了呀?琑琑想你啦!”


“爹地在楼下呢,琑琑醒了想不想吃东西?”

躺在病床上的琑琑想了想,“我想吃小馄饨!”


“好,爹地去给你买啊乖,让顾叔叔陪你玩一会儿好不好?”


“好,爹地再见!”


给琑琑买好了小馄饨,两个人再次返回医院,顾魏看了看穿着王一博外套的肖战,还有他那到现在还是肿着的嘴唇忍不住笑了笑,就知道这俩人出去没干好事!


琑琑的吊针已经打完了,小家伙又变得活蹦乱跳的,要不是身上还有过敏留下的红点,估计谁也看不出这个小不点几个小时前还是病殃殃的。


肖战买的是琑琑喜欢的蘑菇馅,他舀了一个小馄饨放在嘴边吹了吹,确定不烫了才递到琑琑嘴边。琑琑摇了摇头,扣着自己的小脚丫说:“琑琑想让王老师喂!”


王一博笑着摸了摸琑琑的头,“好,王老师喂!”


肖战张了张嘴,他觉得是时候应该和孩子说了,“琑琑,其实王老师……”


“来琑琑,张大嘴再来一口!”


肖战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王一博打断了,当前者不明所以的望着他时,后者却是朝他眨了眨眼。


琑琑这一晚上不仅让王一博喂饭,睡觉都要躺在王一博怀里睡,还说什么王一博的怀里又安全感,他睡觉可以做美梦。搞得肖战特别无语,真不知道现在小孩儿都想些什么。


把孩子哄睡,放回床上,王一博走到肖战身边,低下头在他耳畔说道:“我回家给你拿套衣服,这一身湿漉漉的别冻坏了。”


肖战点点头,他握着王一博的手很是不解的问:“你为什么不让我告诉他你就是他爸爸?”


“我想明天我要去商场买一些礼物回来再告诉他,错过他这么多年,总不能让孩子觉得我这个当爸的管什么不是吧。而且……明天还得你和我一起去呢。”


“嗯,我和你一起去。”


第二天琑琑醒来时在他身边坐着的人是顾魏,他就是早上班过来看一看,因为肖战一早就告诉他,自己和王一博去商场给琑琑买礼物了。


“琑琑乖,爹地和王老师有事情,出去了一会儿,护士姐姐会给琑琑送来早饭,琑琑乖乖吃饭等爹地回来好不好?”


琑琑撅着小嘴点点头,“顾叔叔,琑琑病好了可以找泞泞妹妹玩吗?”


“当然可以啦,泞泞听说琑琑住院了很担心呢!那琑琑可要好好养病哦!”


“好哒!”


王一博到了商场看什么都想给孩子买,肖战扯着他的衣袖告诉他不用买那么多,可是王一博根本就不听,他买了很多玩具还买了好多吃的,生怕琑琑对他这个爹不满意。


当王一博小心翼翼的将买来的乐高玩具推到琑琑面前时,小家伙歪着头死死的盯着王一博。肖战刚要开口告诉琑琑王一博是他爸爸,只见琑琑突然站起来,朝着张开手臂,咬了咬下唇喊道:“爸爸抱!”


王一博赶紧上前将孩子抱在怀里,琑琑开心的在王一博怀里蹭了蹭,“嗯~琑琑喜欢爸爸!谢谢爸爸给宝宝买礼物!”


站在一旁看着二人的肖战疑惑的问:“臭小子,你怎么知道他是你爸爸?”


“我听到了呗!昨天晚上你们刚把我放到床上,我就醒啦!只不过琑琑没有出声哦~是不是被我骗了呀?”


“小鬼!”


王一博笑着摸了摸孩子软乎乎的头发,抬眼看着肖战说道:“古灵精怪的,像你。”


“切,”肖战不屑的挑了挑眉,“我生的不像我,像谁啊?”


琑琑第二天才可以出院,王一博和学校请了两天假,接着又赶上周末两天,所以说王一博有足够的时间陪着琑琑。


当然下周开始,王一博和琑琑都要回到学校去啦。

【博君一肖】别来无恙 Chapter 9

Chapter  9


“我认识肖战的时候,那时候他刚怀孕。还是我给他检查出来的呢,我问他家属在哪儿?他说他没有家属,一个人来的。等他第二次来的时候有点胎像不稳,一个不小心就可能会导致流产,我想让他把家属叫来记一下注意事项,可是他依旧没有家属。”


“后来我和他熟了之后才知道,那时候肖战特别不容易,因为他家里人都不同意他生下琑琑,而他又坚持要生。大学刚毕业跑到这个快节奏的大城市里打拼,肚子里揣个小崽子吃不好,睡不好,住的条件也差,就连找工作对方一听他怀孕都不想用他。”


“还好,上天是眷顾他的,就在他快撑不下去的时候他现在待的这个公司应聘了他,这才让他撑到了现在。”


“你是晟爵的班主任,你应该会发现肖战总是拜托别人去接孩子。不是肖战为了工作孩子都不管了,而是肖战觉得他现在的老板给了他很大的帮助,夸张点说甚至是救过他们爷俩的命。所以这些年他在工作上的事情始终都是尽心尽力的,他老板当初就是看中了肖战的能力,有很多事情也都放心给肖战去做。”


王一博泪如雨下的听着顾魏说的话,他恨自己,恨自己在肖战特别困难的时候不在他身边,恨自己让肖战一个人去经历生产的痛苦。


顾魏看着王一博这幅样子叹了口气,“王先生,阿战和我说他曾经亲眼目睹你背着他答应了家里的相亲。我想说的是,如果这件事儿只是个误会,我希望你们能平静下来把事情说清楚;如果他说的是真的,那我劝您还是别再打扰他们父子了。作为他最好的朋友,我希望他和琑琑都能过的好过的幸福。”


王一博一脸疑惑的看向顾魏,“我何时背着他相过亲?”


“这我就不知道了。”顾魏耸了耸肩,“我还有事儿要去处理一下,估计阿战也快到了。您也别太难过,毕竟都是过去事了,现在他们父子的生活挺好的。”


大概过了二十分钟,一个穿着西装的男子急急忙忙的推开病房的门,直接扑到病床边去看琑琑怎么样了。王一博仔细看看,这个看上去有些狼狈的人竟然是肖战,这和他平日里看到的肖战完全就是两个人。


这大冬天的,外边竟然下起了大雨,再加上夜里温度低,道路上都结了冰。所有的车都开的很慢,肖战等不及了直接从车上下来一路跑到了医院。


衣服湿了,头发也乱了,本想摸摸孩子的头却发现自己的手被冷风吹的冰凉。肖战像一下子失了力摔坐在椅子上,他的心怎么也平静不下来。王一博起身给肖战倒了杯热水,“喝点水暖暖。”他的眼睛红红的,明显就是刚哭过,肖战颤抖着手接过水,“谢谢。”


王一博一脸愧疚的低下头,“对不起,是我没照顾好琑琑。我晚上点了藕盒,孜然牛肉,锅包肉还有土豆丝,我不知道这里边有孩子过敏的东西,抱歉……”


肖战摇了摇头,“不怪你,是我提前没有交代,琑琑对孜然过敏,我当时太着急了忘记交代了。”


王一博站在肖战身边很久都没有说话,当肖战投来一个不解的神色时他终于鼓起勇气对肖战说道:“我……我有事想和你说,你能出来一下吗?”


肖战又看了看睡着的琑琑,本以为王一博是把他带到走廊里,结果王一博直接拽着他出了医院。怕肖战穿着湿衣服着凉,王一博还特意把自己的羽绒服脱下来披在肖战身上,自己只穿了一件加绒卫衣。


“王一博你到底要干什么?”


“孩子和我说,他从一出去就没有爸爸,说他只有爹地。肖战,我想再问你一遍,琑琑到底是不是我的孩子。”


肖战定定的看着王一博的眼睛,他笑了一下道:“你不是都已经知道了吗?问我干嘛呀?”


“我想听你亲口告诉我。是,还是不是。”


肖战搓着自己的脸,“是,琑琑是你的孩子。”


哪怕早已知道了答案,王一博此刻还是流出了眼泪,“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为什么你什么都不和我说?我问你为什么分手你至今都没告诉我到底是为什么。顾魏和我说你是看见我背着你和别人相亲,我又什么时候背着你相过亲?我早就给我爸妈他们看过你的照片,他们都很满意我给他们找的儿媳。他们又怎么会让我去相亲啊!”


说着,王一博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盒烟,拿了一根叼在嘴里,点燃吸了一口:“肖战,这么多年过去,你想和我复合也好,你想和我老死不相往来也罢,你能不能让我死个明白?我这不明不白的过了七年,我不想再继续下去了。”


雨没有刚开始下的那么大了,老天爷似乎是想给即将揭晓的真相一个安静的环境。肖战觉得自己脸上湿漉漉的,一时间让他有点分不清到底是雨水还是泪水。


大概过了五分钟,肖战低着头才缓缓开口道:“那天,我路过莱斯特餐厅,我清清楚楚的看见我那个打扮精致的男朋友和一个年轻女子坐在窗边的卡座上。他们有说有笑的,那一瞬间,让我觉得自己就是个笑话。”


“王一博,你不是一直都想知道为什么分手吗?这就是理由。我曾经无数次憧憬你和我求婚的场景,幻想着我们的未来,在夜里睡不着的时候编织着我那个美好的梦境。可是那天的场面,一下子打破了我所有的美好,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当时有多难过。”说着,肖战笑了出来,“你和那个女生……现在应该过得挺幸福的吧。那天在游乐场,我看见你们的孩子了,很可爱,像他妈妈。”


话说到前面,王一博还搞不懂肖战说的是什么,可是当他说到游乐场,王一博就什么都知道了。


王一博将烟头熄灭,从裤兜里掏出纸巾包住烟头握在手里,抬头看着漆黑的夜空不禁笑了出来。


“什么相亲啊,好啊肖战,你都不问问我就分手,那我告诉你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记得我和你说过,我有一个哥哥,亲哥,比我大两岁。我哥毕业后一直都在外地工作,他大四的时候谈了个女朋友,那个女孩儿一毕业就分配到国外了。哪有什么相亲对象啊,那天是那个女孩儿回国要和我哥一起约一下双方家长讨论订婚的事情,只不过是我哥的航班赶不上去接他的爱人,就拜托我这个弟弟去机场接一下我的准嫂嫂。你看到的场景,是我和我嫂子一起在餐厅等我哥。”


“还有,你在游乐场看到的那个孩子也不是我的,那是我侄子,我哥和我嫂子的儿子。因为我自己来了这儿工作,正好赶上我嫂子来这里出差,她就带着我侄子一起来看我。那天是我和我嫂子带着我侄子去游乐场。”


“我啊,马上三十岁了,谈过一次恋爱,只爱过一个人,也只有一个和我心上人的孩子。除此之外,我什么都没有了。”

2.9-2.14白衣卿相 solitude两周年联文一宣

来啦!2.11和2.13我们不见不散!

这次一定不咕咕!

Solitude联文组:

2.9-2.14白衣卿相solitude两周年联文一宣





琴声碎碎煮温茶,


台前花旦方唱罢,


霁月清霜听露响,


恍然间过日升落,


诧异回头只闻声,


问我,问他,问众人,


可见真情实感?






总文案@困困倦倦. 


总海报@超大号西瓜糖 


主办方@Solitude联文组 




本次联文依旧分为六个会场


待月西厢 春秋代序 花晨月夕 烟来云岫 怡情悦性  熙来攘往


  


2.9白衣卿相·待月西厢





小山重叠隐青黛


玉指轻挑半面妆


风流哪得千金买


望穿秋水断柔旸


只叫人


唱罢,唱罢


疑是桃花藏个秋




文案@知惘. 


美工@劣颜 




2.10白衣卿相·春秋代序



汉字中墨香,每用一画,皆世所传也。


一字一忽视,字中人不在,花半开。


共后,花开满天。


牵其手,渡昏,遇旦早暮。其入于文字,入于爱河。




文案@酒后不闻尘 


美工@酸辣粉Z 






2.11白衣卿相·花晨月夕



花卉凸人物性格




花晨月夕,如乘彩云而登碧落。


承欢侍宴,似逢解语方遇月明。




文案@Tapioca奶茶(争取日更) 


美工@超大号西瓜糖 长岛海鲜罐头






2.12白衣卿相·烟来云岫







烟草名称也可以展现出不同的风格。




青丝细雨构成绵绵不绝的画意,


画中尽头是千丝万缕的爱意。


穿过喉咙,吸进肺部的烟草,


叹出一声爱你的诗意。


世人把尼古丁的上瘾融进骨髓里,


化作糜烂腐败的焦泥,


如同你是我无法割舍的涟漪。




文案@北寺少年(看最新发的文章) 


美工@xian鱼不咸 




2.13白衣卿相·怡情悦性







全员综艺体,互相指定,笑料不断。




欢愉是你,感动是你


悲欢皆予你


你是我怡情悦性的秘密


你是我命中注定的唯一。




美工@秦玖妍 


文案@Tapioca奶茶(争取日更) 






2.14白衣卿相·熙来攘往



根据乐队曲风展现出的文章是否会有像曲风一样的不同?




月亮陷落 心跳加速


尘埃在银白笼罩里跳舞


泥浆身着华美的礼服


派对装满可口的尸体


-


文明与黎明


在破碎的梦境里反攻


摩天大楼分离人群


你麻木着神情


也会呐喊简陋的希望




文案@不如好好睡觉 


美工@困困倦倦. 







超级想写总裁那个文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博君一肖】别来无恙 Chapter 8

Chapter  8


王一博趁着下课时间把琑琑叫到面前,告诉孩子今晚放学和他走的事情。琑琑乖乖的点点头,但是心情并不是很好。


王一博没多想,只以为是琑琑因为肖战不来接他放学而不开心,还想着放学给他买点好吃的逗他开心呢。这还是琑琑第一次在学校外和王一博单独接触,小孩子难免有些拘谨,王一博见他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就去给他买了一个棉花糖。


琑琑一看棉花糖眼睛都亮了,拿着棉花糖举的高高的一口都不舍得吃。


“晟爵为什么不舍得吃棉花糖?”王一博问道。


“因为爹地喜欢吃,琑琑想留给爹地吃。”


王一博看着晟爵笑了笑,“吃吧,这是王老师给你买的,不用给爹地留。吃完了我们好开车回家!”


“嗯!”


琑琑一进王一博家就兴奋起来了,因为他看到了王一博放在电视柜上的乐高摩托车。他放下小书包跑过去,眼睛放着光的惊喜道:“哇!是乐高!”


王一博笑着走过去摸了摸孩子的头,“琑琑喜欢吗?”


“喜欢!琑琑特别喜欢乐高,但是爹地不喜欢,所以琑琑都不怎么玩。”琑琑撅着小嘴说道。“那琑琑怎么不和爸爸玩呢?”琑琑闻言抬头看了看王一博,然后低下头想了一会儿突然说:“对不起,王老师,之前是我骗你。”

“怎么了?”


“琑琑……琑琑其实没有爸爸……琑琑从一出生就只有爹地。”


王一博瞪大了眼睛,他有些不敢相自己听到了什么,“但是之前家庭成员信息表你明明填了爸爸。”


“那是我瞎写的……后边的手机号是爹地上班用的手机号……”琑琑说着眼眶就红了,眼泪一点点的填满了自己的眼睛。“听顾叔叔说,他认识爹地的时候我还在爹地肚子里,那个时候琑琑就没有爸爸了。”


王一博的心像是被一双大手揪着一样疼,他小心翼翼的问琑琑:“那……那琑琑想要爸爸吗?”


琑琑咬了咬唇,“想要……爹地一个人照顾我好辛苦,要是有爸爸的话,爹地就不会那么辛苦了。就像顾叔叔和陈叔叔他们家一样了。”


王一博将琑琑抱进怀里,“乖,琑琑这么听话,爸爸一定会很快到琑琑身边的。”


“真的吗?”


“真的,王老师什么时候骗过琑琑呀?”


咕噜噜……王一博的话音刚落,琑琑的小肚子就叫了起来,王一博让琑琑先去写会儿作业,自己去准备晚饭。


因为王一博他不会做饭,所以他和琑琑的晚饭是点的外卖。他问琑琑喜欢吃什么,小家伙却告诉他,他现在饿的可以吃下一整头牛。王一博无奈的笑了笑,点了一份藕盒,一份土豆丝,还有一份孜然牛肉和锅包肉。


琑琑或许是真的饿了,大口大口的吃的特别想,王一博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小孩儿,心里又开始难受了。


他现在可以肯定在他眼前的这个小孩儿,就是他和肖战的孩子。肖战之前说他是和自己分手后无缝衔接了一个,那从琑琑的生日来看肖战生这个孩子的时候是早产那也说的过去。但是孩子说了他没有爸爸,那这个孩子就是他和肖战分手一个月前的那次中的,因为那是他们两个的第一次,也没想着一次就能中,谁也没有做什么措施。


还有,琑琑这个名字,一个王一个肖也读琑。


等肖战回来了,他要好好的问一问。是他的孩子,他一定要想尽一切办法去弥补这六年里他没尽到的责任。


原本一切都好好的,吃完饭后琑琑就在书房写作业,王一博在厨房洗碗。等他洗好碗筷去书房看琑琑作业做的怎么样时,却发现琑琑小脸红扑扑的趴在桌子上。王一博察觉到孩子的不对劲,上前拍了拍琑琑,琑琑揉了揉眼睛,伸着小手让王一博抱。


“王老师,我难受……”


王一博摸了摸孩子的额头,很烫,那赶紧把孩子放到床上去拿毛巾,想给琑琑敷在额头上。等他再次返回卧室,琑琑的小手小胳膊上全都起了红点,直接给王一博吓坏了。


王一博拨通了肖战的电话,肖战那头好像还挺忙,半天才接呢。


“喂,晟爵爸爸,孩子发烧了,身上还起了好多小红点,看样子应该是过敏了,我现在带他去医院,您什么时候能回来?”


肖战一听是琑琑出了事,立马就急得出了一头的汗,“没事王老师,晟爵是易过敏体质,应该是吃了什么东西。麻烦您带琑琑去中心医院,我有个朋友在那上班,我联系他,他应该能帮上你什么。我现在刚准备往回走呢,还要等一会儿能到。”


结束了和王一博的通话,肖战就赶紧打给顾魏,他此刻急的手直抖,拨通键按错了好几次才成功。顾魏这边已经差不多了,来给他爸爸过生日的亲朋好友都送的差不多了,接到了肖战的电话就往医院赶,让陈宇先带着女儿回家。


琑琑是食物过敏,医院给的建议是住院观察几天,好在顾魏及时赶到,琑琑的住院手续是他跑去办的。


医院的长廊里,王一博让琑琑躺在自己怀里,轻轻的拍着琑琑来安抚他。琑琑因为输液已经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他慢慢的睁开眼睛就看到了王一博满是愧疚和担心的脸。他往王一博的怀里拱了拱,没有输液的那只小手紧紧的抓着王一博的衣服,半晌呢喃道:“如果……你是我爸爸该多好啊……”说完他又闭上眼睛睡了。


王一博用自己的脸贴着琑琑的头,“傻孩子……我就是你爸爸呀……”


顾魏办好了住院手续,看着穿着病号服躺在病床上的琑琑,王一博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的流了出来。他握着琑琑那只没有输液的手,放在唇边亲吻着,顾魏见状给王一博倒了杯水说:“你应该也知道,你是琑琑的爸爸了。


我不知道你和阿战之间发生了什么,这些年他总是避讳你的存在。每次提到琑琑的爸爸他脸色就会变得不好,恨不得立马找个话题把话转过去。”


脑洞 25

娱乐公司副总+全能顶流啵&娱乐圈新人赞

肖战是个娱乐圈新人,他觉得自己很幸运签到了全能顶流王一博的公司

但是……为什么应该是见前辈王一博变成了见上司王一博啊啊啊啊!

大年初一不见不散(还没写完)

Solitude联文组:

新年的钟声即将敲响,时光的车轮又留下了一道深深的痕迹,伴随着冬日里温暖的阳光,2023年春节如约而至。


今天,我们相聚在这里,一起用心来感受真情,用爱来融化冰雪:

今天,我们相聚在这里,敞开你的心扉,释放你的激情:

今天,我们相聚在这里,这里将成为欢乐的海洋,让快乐响彻云霄!


尊敬的各位领导!

亲爱的各位来宾!

大家过年好


参与人员 

1.21战博


@啊啊啊阿昱啊 

@阿念姑娘 

@白果_ 

@楚辞入股不亏 

@橙孑酸酸. 

@川三 

@纯卜卜 

@超大号西瓜糖 

@独角兽的眼泪 

@哈牛柚子露yu【考研ing】 

@几月几日 

@加减乘除的减 

@讲什么东西_ 

@旧词 

@里里千 

@Mars(纯表情评论一律拉黑) 

@陌殇(看置顶) 

@猫忆- 

@奶盖芋泥超好喝 

@七七爱吃甜 

@时时可爱鬼 

@天上星星会发光啊 

@兔子机关枪 

@Uou_ZB(一定看置顶呀) 

@温吞 

@瓦莱粒 

@小鱼 

@西瓜选我我超甜 

@妤白白呐 

@椰奶林 

@悦明呀(工作中) 


1.22号博肖

@阿倏公子 

@阿五是你的好朋友 

@白夜伶伶 

@布丁九 

@_不遇 

@CHEN 

@楚凡 

@澈风 

@东方白泠(考研党不定时回归) 

@高糖糕棠 

@江慕璃(生病QAQ) 

@流着芝麻馅的元宵 

@lulu鹿梔 

@林矛 

@慕夏_ 

@木栀夏夏夏【预售看置顶】 

@平平无奇欢 

@秦玖妍 

@司玖玖玖(高三暂退) 

@桃月 

@我是鬼鬼吖 

@王那个耶啵超甜 

@想吃狮子头 

@小猪的桃桃果酱 

@一颗甜橙子【vb本子预售】 

@只是鱼啊 

@奈 

@尘初未央 



感谢各位老师和读者,我们除夕见。


一宣文案@困困倦倦. 

二宣文案:百度找的春节晚会开场白。

美工@酸辣粉Z 

主办方@Solitude联文组 






【博君一肖】一周年限定番外

慕潇十五年,除夕。

“琑儿,快,扶一下你爹爹。扶好了!别给我摔着了。”

这个看起来啰里啰嗦的人正是当今圣上王一博。今儿是除夕,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非要一家子坐在屋顶上看星星。

琑儿如今已经长成了十七岁的翩翩少年,那气质就和年轻时的王一博一模一样。前不久还分化成了乾元,被王一博封为宁泽王。

一家六楼都到了房顶上,戎儿赖在琑儿怀里不愿意离开,咯咯的笑着直嚷嚷他喜欢哥哥抱他!

啪!

玥儿一巴掌拍在戎儿的小腿上,“嚷嚷个不停,你不觉得吵吗?”戎儿撅了撅嘴,乖乖的一句话也不说了。

京都的夜晚繁星点点,一家人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安静的坐在一起了。王一博搂着肖战,一个劲在摸他身上的衣服穿的厚不厚。成亲快二十年了,他一直都是如此。

周玊和泠竹不知道从何处找来了一些烟花,在院子里招呼着孩子们去放烟花。王一博让琑儿带着孩子们下去了,瓒儿不开心的嘟囔道:“儿臣才刚上来!”

房顶上只剩下王一博和肖战两个人,没有孩子在身边肖战也放开了点,把头靠在王一博的肩膀上说:“还记得你第一次带我上屋顶的时候吗?”

王一博侧头吻了吻肖战的额头,“当然记得啊,那时候咱们才弱冠,琑儿也才一个月大。现在想想真的就像在昨天一样。”

“是啊,再过几年咱们都成祖父这一辈的了。你说这要是千百年之后得是什么样儿啊?”

王一博抬头想了想,“千百年以后啊……咱俩说不定都经历多少个轮回了。那时候肯定是个一片祥和的天下,没有战争,百姓们都能过上好日子,肯定也比咱们现在的日子过得有滋有味儿。”

听着王一博的话,肖战也开始幻想起以后,如果可以,他好想去千百年之后看看。

“你说那个时候还会有王一博和肖战吗?”

“肯定会啊,或许那时候我们不叫这个名字了,但是我们肯定会在一起。”

是夜,肖战和王一博躺在床上,熟睡中的肖战突然觉得自己的头好疼,他想去推推王一博却一点力气都没有,不知过了多久自己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在睁开眼,肖赞发现自己和睡前一样躺在自己家的床上,窗外明媚的太阳已经照进了屋子,床头柜上一直在响的闹钟提醒着肖赞他今天还得去相亲。

作为二十五岁还没有结婚的单身omega,他妈妈每天都忙着给他安排相亲。

只是……肖赞揉了揉自己的头发坐在床上,他做了一个好长的梦,这个梦又长又真实。

梦里他叫肖战,有一个叫王一博的人是他的夫君,那个人特别疼他,他们还有了四个孩子,他过得好幸福。

到了餐厅,肖赞大老远就看到了坐在窗边有些非凡气质的男人,只不过令他没想到的是,这个人和他梦里叫王一博的那个人长得可以说是一模一样,就连眉宇间那颗痣都是一样的。

“你好,请问你是苏阿姨介绍过来相亲的吗?”

那男人回过神,看到肖赞的那一瞬间他的眼睛亮了一下,随后起身点了点头道:“我是。你好,我叫王杰。”

“你好,我叫肖赞。”

王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再次落座,看着肖赞唇下的那颗小痣温柔的说道:“肖先生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肖战疑惑的抬头,“啊?是吗?可能是因为我想了一张大众脸吧。”

王杰笑了笑没再说话,细心的点了几个菜,很巧的是,这些菜都是肖赞喜欢吃的。

才不是呢!王杰偷偷瞄着对面有些拘谨的肖赞,他才不是长了一张大众脸,他和自己梦境中的那个爱人长得一样。

【博君一肖】别来无恙 Chapter 7

Chapter  7


回家的路上,琑琑一直盯着肖战看,因为他发现爹地的脸色很不好,似乎是生气了。他仔细想了想,自己没犯什么错误,为什么爹地这么生气呢?


“爹地不喜欢王老师吗?爹地刚刚看到王老师之后就很生气。”琑琑小心翼翼的问。肖战瞥了一眼儿子,虽然还噘着嘴,可他尽量放轻声音对儿子说:“爹地没生气,没事儿啊宝贝。”


他嘴上是这么说着,不过他的表情骗不了人,那脸臭的跟王一博欠他百八十亿呢。看什么都不顺眼,看什么都想泄愤!


王一博带着侄子玩完送走了他们娘俩,自己回家就一直在想肖战看他的那个表情。他似乎很生气,那是不是可以证明肖战心里是有他的。如果可以证明肖战心里还有他,那肖战说自己结婚了也是假的了。王一博很了解肖战的为人,如果肖战结婚了还有了孩子,他是不会对自己露出那样的表情。


王一博想着想着,拿出手机犹豫了一瞬还是给肖战发了条消息:在干吗?


肖战看到了王一博给他发的消息,但是他不想回,就在那扔着算了。他这一晚上气儿都没顺过,只要一闲着就能想起今天在游乐场看到的画面,真是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


第二天清早送孩子上学,肖战又在学校门口碰到了王一博,只不过这次王一博似乎是专门来等他的,看到他们父子立马快步走了过去。


“晟爵,你先自己进学校好不好?老师和你爹地说两句话。”


“好。”


看着孩子走进学校大门,王一博收回目光看着肖战道:“昨天……你看到我之后好像很生气。”


肖战抱着胳膊没好气的回答道:“关你什么事?”


“你别误会,其实那是……”


“王老师,我是您什么人啊?您和我说这么多就不怕老婆生气吗?就不怕老婆和你离婚吗?你不为你老婆想想你也为你儿子想想吧,他才几岁啊你就让他爸妈分开?”


“你!”王一博被肖战气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你真是一点没变!”


“彼此彼此,王老师一样。”


王一博见解释不清也懒得解释了,看着肖战留下一句话转身就走了。


“我这辈子,只谈过一次恋爱,和我一直爱着的男人。”


这句话让肖战思索了好久,只谈过一次恋爱?和他那次?那多出来的神秘女子和小孩儿怎么解释?两个人成好朋友了?那王一博怎么还牵着人家小孩儿?


晚上肖战去接琑琑放学,他和王一博谁也不和谁说话,甚至看都不看对方一眼。琑琑抬头看了看爹地又看了看王老师,不理解的挠了挠头,他们这是……吵架了?可是为什么呀,他们因为什么吵架?


回家吃完饭后,肖战带着琑琑一起坐在书桌前,琑琑在写作业,肖战在忙工作。他是公司营销诊断经理,前些日子刚忙完现在又开始忙了。这次搞不好还得出差呢!


琑琑还在想他爹地和王老师,他用铅笔戳了戳肖战问道:“爹地,你和王老师吵架了吗?”


“没啊,怎么了?”


“今天放学你都没有和王老师说话诶,爹地不是说我们要做有礼貌的好孩子吗?”


肖战眨眨眼回忆了一番,“嗷对,今天是爹地做错了,下次爹地肯定和王老师说话好不好?”


“喔……好。”琑琑不相信他爹地的话,爹地才不会忘记和王老师说话呢!因为爹地是很有礼貌的好孩子,就因为爹地有礼貌所以他也要成为有礼貌的好孩子。


另一半的王一博坐在家里的餐厅,他不会做饭就从楼下的餐馆买了两个菜,独自的在家喝闷酒。


他一边喝酒一边翻看着手机里他和肖战的合照,这些对他来说都是尘封在心底里最幸福的回忆。是他哪怕在手机丢了以后第一想到他和肖战的合照没了,是他费了好大得劲儿才找到捡走他手机的人。


他一直都不明白肖战到底因为什么分手,只记得当初肖战给他打了个电话,他在电话那头似乎是哭了,什么理由都没说就说要和他分手。说完就挂了电话,他想打回去就关机了,去肖战他们系的宿舍楼找他却得知肖战已经离开去外地实习了。那通分手的电话是离开学校以后打的。


他又问了肖战的导员,可是导员说的那个地方不管他怎么找都没有肖战。


重逢那次,他本想问问肖战为什么分手,可是对方没有给他机会,说了几句话就嚷嚷着回家给儿子做饭。之后的几次见面,当时的环境他也开不了口。


王一博醉了,他趴在桌子上迷迷糊糊的给肖战打电话,这次没想到肖战竟然接了。听着自己熟悉的不能在熟悉的声音,王一博露出一个浅笑,“肖战啊,你睡了吗?”


肖战看看刚刚睡着的琑琑,悄悄的走出卧室并把门关上了。“你要干什么?”


“没事儿……我好想你啊……当初……当初为什么分手啊……”


肖战不耐的皱了皱眉头,“你到底要干什么,你是不是喝酒了?”


“是……我喝了好多好多酒……”


肖战心里越想越气,语气也渐渐的严厉起来说:“王一博你就作吧,你胃不好不知道吗?你喝什么酒啊?胃疼疼的你死去活来的你舒服你好受是不是!”


“哈哈……”王一博笑了笑,“肖战,你还关心我……真好……”


这会儿肖战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冲动,他颇为别扭的说道:“你……你胃疼记得吃药,时候不早了,我要睡了。”


说完肖战匆匆挂了电话,他紧紧的捏着手机靠在床上大口喘气,他这是……怎么了……


从那之后好长时间,肖战接送孩子的时候面对王一博都挺别扭的,他恨不得躲着王一博的那种。王一博那天醒酒后,前一晚发生的事情就像电影一样一直在他脑袋里循环播放,想关都关不掉。


这种情况直到某一天,肖战突然给王一博打了一个电话才结束。王一博看到肖战的来电还挺纳闷,接通了之后就听到了肖战很着急的声音。


“王老师,我这边工作上有一些突发情况,现在需要临时出趟差,大概得今晚八九点才能回去,您看您能不能帮我照看一会儿晟爵,我实在是不知道找谁了。”


“你先别急,孩子交给我没问题,放学后我先带他回我家,等你什么时候回来了联系我我再把我家地址发给你。”


“好好好,麻烦了王老师。”


肖战安排好琑琑的事情心里瞬间松了口气,他们公司在周边城市的分部出现了点小问题,他就跟着副总一起去看看。


本来他是要找顾魏的,可是顾魏的爸爸今天过生日,他得和陈宇带着孩子回他爸妈那里,没有时间帮忙照看琑琑。肖战又不好意思总去麻烦他们家邻居孙奶奶,人家平时对他们父子关心的够多了,这不实在没办法了他才联系了王一博。